恐慌,是一種極度害怕不安的感受,它涵蓋了恐懼的感覺與想法,並伴隨許多緊繃而難受的身體症狀,像是心跳加速、喘不過氣、手腳發軟、顫抖、頭暈目眩、身體刺麻等等……。

簡直,就像瀕臨死亡那般。

那為何,我們會有如此莫名卻痛苦的感受呢?

從演化的觀點來看,恐慌反應(Panic response)應是一種協助我們偵測威脅、快速警覺、脫離危險的適應性(adaptive)反應。我們試著想像,當你隻身在冰原上遇見巨大的長毛象,身上沒有致命的武器,也來不及求援,你所感受到的不安,是否就是恐慌呢?

縱使你有勇氣與堅韌的意念,本能的恐懼(fear)還是會源源不絕地湧來,但這不是軟弱,反而是你力量的來源。於是你的身體,像豎直毛的貓那般,有了機敏的變化:你啟動了戰或逃(fight or flight)的反應,交感神經開始衝刺,掙脫副交感神經的束縛,迅速放大心血管的動能;呼吸急促,攝取大量的氧氣;釋放壓力賀爾蒙,暫時壓抑免疫系統,並燃燒儲備的能量。

一切,都是為了在瞬息萬變、危機四伏的環境裡,生存下來。

但是,當適應性的恐慌反應失控了,過度敏感、過度反應、甚至失去與外在現實合理的連結時,那就變成了疾病程度的恐慌了。

這樣的恐慌對危險沒有鑑別度,對生存沒有保護,只有消耗,就像是將貓看成了老虎,將蜥蜴當成了恐龍,身體承受不了如此強烈沉重且無法卸下的緊繃負荷,你無法戰,也無法逃,只能困在絕望的恐懼裡,持續感受著死亡的威脅,卻遲遲無法解脫。

沒有必要的恐慌,沒有盡頭的恐慌,沒有意義的恐慌。

這就是恐慌症。

恐慌發作(Panic Attack)

恐慌發作有以下幾個特點:

1.突然且不預期:

恐慌往往瞬間襲來,前一秒還風平浪靜,下一秒海嘯便兇猛襲來。而通常,第一次的恐慌發作都是不預期的,像是在森林漫步時踩入獵人遺忘的陷阱,意外地墜入恐慌。

2.伴隨各種身體症狀:

極度恐慌害怕時會有的各種症狀,像是與一隻恐龍面對面,而牠正露出利牙,噴吐鼻息於你臉上。

3.伴隨強烈的恐慌感:

正如其名,恐慌發作時腦海中(心中)會湧出強烈且未曾感受過的恐懼不安感,如隕石在你頂上墜落,死亡與失控的感受(擔心自己即將中風、心肌梗塞等,或擔憂自己要發瘋了),步步逼近。

(雖然有許多無恐懼恐慌(Non-Fear Panic)的報告,但多數還是伴隨強烈恐懼感的)

恐慌症的診斷,主要就是由恐慌構成的,但除此之外,還要加上對於恐慌發作的後續反應,像是持續地提心吊膽,害怕恐慌的偷襲,或是生活行為的限縮改變,以迴避那些曾經或可能引發恐慌的情境(Phobic Avoidance)

研究發現,7~10%的人曾經驗過恐慌發作,而約2~5%的人符合恐慌症的診斷。

如果我們試著再將恐慌症分析,可以將它分為三個部份

1.認知症狀(感受):害怕即將死亡或精神崩潰
2.身體症狀:交感神經/心臟、呼吸、其他
3.次發症狀:迴避(Avoidance)

想法感受與身體反應其實是交互影響的,當我們腦中萌生恐懼感時,大腦會自動指揮神經與賀爾蒙系統,產生各種緊急反應;相反地,當我們失調的自律神經系統誤觸警鈴時,種種緊繃戒備的身體反應,也會讓我們因過往經驗或本能直覺,聯想到危險、災難與死亡。

身體的各個器官與系統,都埋藏著自律神經的電路,當自律神經失衡時,過度敏感的交感神經莫名被激發,快速狂飆,而遲鈍失能的副交感神經系統又無法協助踩踏剎車,穩定身體功能,恢復平衡。於是整個身體如失速的火車脫軌而出,心跳加速、呼吸加快、肌肉緊繃、顫抖盜汗……。

因此,正確地說,自律神經失調不是一種疾病,恐慌症才是。而自律神經失調只是恐慌症的一部分症狀,會引發自律神經失調的疾病也不僅僅是恐慌症而已。

至於迴避反應,則是經驗過恐慌的人,很難避免的後續結果。

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。

許多人的首次恐慌發作,都是不預期的,而那樣的經驗是如此恐怖,超乎你的想像與控制,自然地,你很害怕,再怎麼樣你也不願再經歷一次。於是觸發的情境與恐懼產生了連結,就像在大腦裡埋了一條引線,電梯、摩天輪、高速公路、火車、隧道、浴室、地下室、荒郊野外、深山野嶺……全都連上了恐慌這顆地雷。

有些人是單純害怕恐慌因此誘發,有些人想法複雜一些,擔心在密閉或不熟悉的空間,發作後無法迅速逃離;又或是,在太偏僻無人陪伴的地方,發作將無法求援,只能孤獨地面對恐懼。

而這也是為什麼恐慌症常與幽閉恐懼症(Claustrophobia)懼曠症(Agoraphobia)合併發生的原因。

如同許多的身心疾病,恐慌症背後的確切成因仍未明朗,縱然我們可以觀察到明顯的遺傳性,但相關的基因研究大多仍無結論。因此,目前的合理推論是,有著多重面貌的恐慌症,應是由許多相關基因相互牽動,或逐步累積而成的,如果再加上後天的內在環境(像是賀爾蒙系統)、外在環境因素等等的影響,喜歡捉弄人的恐慌症,還真是讓人難以捉摸啊!

如果恐慌的驚駭感受,就像被閃電擊中,那我們可以想像,一個人要被閃電擊中,除了天空的雷雨、周遭的空曠環境、這個人的身高、衣著、手持物品等等之外,恐怕還要思考,這個人為何,且如何,會在這樣惡劣的天氣裡,走到了如此危險的邊緣,然後被閃電擄獲?

一連串的偶然與必然,但終究非偶然,也非必然。

在閃電擊中之前,我們真的很難想像,我們會被閃電擊中。但擊中之後,縱使明白機率很低,我們也很難擺脫再被擊中的恐懼。

對恐慌的恐慌,便是如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