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否被一個難以說出口的祕密困擾著?那是一種隱約卻又強烈的感覺,模模糊糊地卻又深刻具體地阻擋著你。你被卡住了,無法前進,某個令人焦慮的難題像一團濃霧環繞在眼前,一種擔憂,一種恐懼,一種詛咒,一種身不由己卻又禁錮在自己內心的獨腳戲。

你不停地重覆,強迫地重覆,重覆地思考、想像、擔憂,重覆地檢查清潔數數詢問,重覆地遵從固定的模式,執行複雜的儀式,重覆地浪費時間,耗盡精力,卻依然擺脫不了那迫使你重覆的莫名焦慮。

你無法輕鬆自然地穿越它,像其他人一樣,就只是輕鬆自然地,一點兒困難、疑惑也沒有。

你不知道怎麼了?無論如何揮舞,它還是在那兒,阻斷你的生活,霸占你的時間。你非得臣服於它,即便你不明白,不願意,也不相信它拼命在你心中反覆播放的咒語:

「如果不……就會……?」
「一定要……不然就……°」
「你確定?……真的嗎?……再看看吧!」

於是,你強迫地想著某些擔憂,「強迫地」做著某些多餘的事情,不斷重覆,不斷磨損,不斷不斷,累積更多的秘密,承受更多的痛苦。

其實,你是「被強迫地」聽著那些想法,「被強迫地」去安撫那些不必要的焦慮,偏偏,那些想法又是來自於自己,那些焦慮又是屬於自己。

像一個短路的迴圈,你繞不出去,自己對抗著自己,於是矛盾、厭惡、自卑、沮喪、絕望,種種複雜的感覺,層層裹起這個迴圈。

而難以理解的旁人,幫助不了你,阻止不了你,也安慰不了你。他們開始鼓勵你要堅強,一方面卻又像是譴責、暗示著你的過度軟弱。

為什麼這樣就能確定手洗乾淨了呢?
為什麼這樣就能確定不會電線走火了呢?
為什麼可以肯定門窗水龍頭都被關上了呢?
為什麼可以保證,剛剛沒有在無意間弄傷任何人呢?

為什麼可以那麼輕鬆地將疑慮關上,忘記擔憂,然後就不再問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,將所有的可能,都暫且放在不可能的那邊呢?

你不知道,他們是怎麼做到的?更不知道,為什麼以前的自己可以,現在卻無能為力?

其實他們並不知道,他們只是沒有這些問題,所以不用回答這些問題。

他們真的不明白,為何需要著魔般地重覆。他們的擔憂是會自動化解的,跟日出後飄散的霧一樣;他們的路是往前的,順著時間,與日光一同流動,不用繞圈,不用回頭。

而這與意志力無關,與堅強軟弱無關,一切就只是因為,他們的大腦裡,沒有這團揮之不去的濃霧。

沒有強迫行為的人,很難理解強迫行為,他們在霧外頭,看不清霧裡頭的人,也不明白,困在霧裡頭,是什麼感覺?


強迫意念與強迫行為

強迫症狀一般可分為強迫意念(obsession)強迫行為(compulsion)

強迫意念(obsession)是腦中一種反覆出現,與自己的理性違背的想法、感受或畫面。

強迫行為(compulsion)則是一種外顯、重覆的、儀式化的補償性行為。

通常,強迫意念伴隨強烈焦慮而生,而強迫行為則與焦慮的化解相關,然而他們之間的惡性連結並沒有讓焦慮真的減少,反而不斷強化這個相互傷害的循環:超出合理的焦慮、難以抑制的補償行為,然後是更失控的焦慮,更依賴性的補償。

就像「骯髒」與「清潔」、「混亂」與「整裡」、「危險」與「檢查」、「厄運」與「儀式」之間那不斷拉緊的死結。

任何人面對骯髒、危險或運氣這些難以掌控的東西多少都會有些焦慮,甚至非理性、宗教性的想法。而面對各種不確定性,我們也經常得以重覆的行為去因應,例如技術的練習、考試的檢查、品質的檢驗、背誦、祭拜與禱告……。

因此,有時這些強迫與重覆是必要的,有時則是為了追求更完美的標準而自我要求的。

那到底,怎樣的強迫意念與行為,才是令人擔憂、需要協助的呢?

到底,我該怎麼區分,我只是潔癖,還是強迫症?是完美主義,還是強迫症?是過度執著缺乏彈性而已,還是一直自我譴責、默默忍耐著的「強迫症」呢???


潔癖還是強迫症?

有些時候,外顯的重覆行為,可以構成強迫行為,但卻不是出自於「強迫症」,頂多只能說是類強迫症狀

例如,幼兒一歲多開始常常出現的反覆行為(反覆丟撿,反覆排列,反覆說同樣的話、玩同樣的遊戲),「泛自閉症」患者常有的固著行為模式,「失智症」伴隨的重覆行為等等。

同樣地,內在的重覆意念,也可能只是「完美主義」性格的某種堅持、固著的自閉想法,或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」伴隨的回憶重現(flashback)。

因此,對於精神科醫師而言,需要更多謹慎的會談與思辨,才能做出正確的強迫症診斷。

一般而言,強迫症的意念與行為,是緊扣著莫名「焦慮產生」「被迫化解」這個惡性迴圈而循環著的。

個案的內心通常是矛盾且痛苦的,我們稱之為「Ego-Dystonia」,表示個案理性上並不認同這些強迫意念,且被身不由己的強迫行為深深折磨。

「明知不必要,卻無法停下來。」
「明知不合理,卻忍受不了焦慮。」
「明知那不該是自己,卻控制不住自己。」

最後,這些強迫症狀,嚴重地耗費了個案的時間與生命,侵擾他的生活,帶來自身情緒與人際工作上極大的痛苦。

相反地,有些人的強迫症狀並不明顯,只是輕微而片段,對生活的干擾極少。或者,有些人是認同那些想法的,像是單純潔癖的人,不太會懷疑自己對骯髒的焦慮是多餘的。再則,許多強迫型人格(完美主義傾向)者,雖然因執著與重覆而消耗自己許多心神與時間,他們內心卻鮮有矛盾,反而深信那是必要的努力與犧牲,且相對感到滿足,而不是痛苦。

無論如何,當你對此感到痛苦或疑惑,請尋求專業精神科的幫助。

痛苦不該是秘密,而秘密也不該繼續成為痛苦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